接到备班通知

2018-10-07 18:47

然而5日早上,天气并没有如预期那样好转,上午10时之前,本场仍不接收国内航班,航站楼里已经人满为患,大厅、餐饮店、楼梯转角都挤满了等待补班的旅客。焦急的旅客在机场柜台前排起了长队,询问航班信息,并希望能够尽量改签到更早的航班上,厦航的工作人员不厌其烦地一遍遍解答旅客的各种问题,几个小时过去了,都没顾得上喝一口水,带班组长徐伟鹏连续接听了1000余通电话,嗓音几乎沙哑。接近午时,随着大风的到来,雾霾逐渐消散,飞机有起降了,值机手续开始办理了,滞留的人群逐渐登上航班,开启十面“霾”伏之后的行程。而这时,好几个加班加点的工作人员已经将近30个小时没有合眼。

将旅客送回酒店休息后,保障部的工作人员却不能懈怠,4日取消的航班意味着5日将有多个补班+正常过站航班的双倍运行压力。00:40,签派室和保障室共同梳理出了次日过站和航后补班航班号、机号、飞机所在地以及计划时刻,打印机组飞行任务书,确认各个航延酒店入住旅客人数,制定次日旅客处置计划。万事俱备,只等5日天气好转。

78荐闻榜

由于各大航空公司航班延误均较严重,机场各类设施设备、周边酒店资源极为紧张,面对越来越多的延误旅客,王孜堃一个又一个的电话问询、沟通,逐个落实问题。

看到渐渐消散的旅客,于虹和王孜堃都松了一口气,这时才有时间跟壮壮打一个电话。电话那头的壮壮或许满怀委屈,但终会为他的爸爸和妈妈而感到骄傲。

伴随旅客的成行,一名叫壮壮的小朋友委屈的讲着电话。壮壮出生在厦航双职工家庭,爸爸是保障师王孜堃,妈妈是销售业务员于虹。周五晚上,壮壮非常开心,因为周六早上妈妈要陪自己去早教班,而值了24小时班的爸爸下班后也会来接自己和妈妈。一觉醒来,满怀期待的小家伙发现妈妈早已不在身边。

(供稿:厦门航空有限公司党群工作部,

5日早上,接到备班通知,于虹来不及跟壮壮解释,第一时间赶赴厦航售票柜台。“今天还能不能飞了”、“麻烦给我改到最近的航班”、“麻烦帮我开一张航延证明”、“反正我今天必须得走”……面对旅客的疑问和需求,于虹一遍遍地解释和沟通。从早晨7点到下午5点,整整站了10个小时,到最后只能扶着腰站着,而身后就有一把椅子孤零零得靠在墙边。在此时,另一边作为航班保障师的王孜堃已经连续工作了32个小时。